網站首頁 關于威億達 產品展示 新聞動態 公司展示 人才招聘 客戶留言 聯系我們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全球化是時裝工業最大的變化

2015年9月30日 點擊數:1552 來源:中國皮革網

  圖片來源:網絡

  從Nicolas Ghesquière任職迄今推出的6個系列來看,他所塑造的現代、輕盈和多面的Louis Vuitton女性,證明他不僅足以適應這一時裝屋的基調,同時也能滿足全世界范圍內對于時裝的訴求。本次,iFASHION對話這位真正意義上的當代設計師,揭秘他是如何成功地馳騁在這個樣貌紛繁、 瞬息萬變的時代。

  僅不到兩周時間內,法國設計師Nicolas Ghesquière將發布Louis Vuitton 2016春夏系列。他的時裝秀已成為半年一次的巴黎時裝周期間最受人期待的盛事之一,這在三年前幾乎無法想象。那時,Ghesquière仍作為承繼者與傳奇時裝屋Balenciaga緊密相聯。與偉大的Cristóbal一樣,Ghesquière被譽為同代人中的天才:設計師中的設計師。他運用極具挑戰性的建筑感、毋庸置疑的未來主義美學和由運動服飾中獲得的廓形靈感,重新定義了美的概念。他貫徹了前輩毫無妥協的完美主義、縝密的研究和神秘、精英甚至過于嚴肅的聲譽。正因如此,Balenciaga達到了鼎盛期,而且,似與Ghesquière密不可分。

  直到那件事情發生了。2012年11月,Ghesquière突然宣布離開由他一手重振的時裝屋。一時間,時裝圈內對他下一步的種種傳聞甚囂塵上。時隔一年, 答案揭曉:這位突破傳統的大師將繼任這一奢侈巨頭的新女裝創意總監。這是一次大膽的任命,同時,也是如今看來也最正確的決定。

  這位44歲的設計師是僅有的幾位當代設計師之一:能夠成功地馳騁于現今“創造者”的時代—面對著設計師普遍受約束的環境、全球奢侈品集團的境況,以及不斷推陳出新的市場模式和數字交流方式。比如:他的Instagram賬號上不僅出現了所有迷戀的事物—科幻電影、太空建筑、Pierre Paulin 牌沙發、心頭之好(Charlotte Gainsbourg、Jennifer Connelly、 合作者/造型師Marie-Amélie Sauvé)以及新繆斯(Grimes、Doona Bae、Adèle Exarchopoulos)——也有他本人在西班牙曬日光浴,在日本購物和在高定工坊奮戰的圖像……所有這一切,在幾年之前都難以想象。更使人驚訝的是,他似乎對于目前新的“流行”事物抱以完全開放的接受態度。

  MW=《周末畫報》 NG=Nicolas Ghesquière

  MW: 讓我們追溯一下起源吧,還記得自己最初與時裝結緣是從哪一刻開始的嗎?又是何時開始一切都明了了呢?

  NG:是個很老派的故事。我很年幼的時候,總是不斷畫畫,尤其對我母親收藏的時裝雜志里的圖像很感興趣。我常會去我成長的小城鎮(拉爾谷的盧當小鎮)的書店找《Vogue》來翻,那些圖像刺激了我尚且年幼的視覺。這可能就是一切的起源。第二次和時裝產生關聯,是在一次同父母一起度假期間。當時我正處青春期最叛逆的階段,整日和父母在一起,無聊至極,所以便一直畫呀畫呀。某一天,我阿姨跑進房間指責我說,“你究竟在干嘛?也不出門也不做正經事,整天只會抱怨!庇谑俏抑坏媒忉尳o她聽我的設計和想法。沒想到,看完我的作品,她很認真地告訴我,“你知道嗎,這些時裝設計還真像那么回事!”到現在,那一刻都清晰可見。

  MW: 所以,你的家人一直很支持你?

  NG: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其實有些懷疑,因為這是他們完全不了解的領域。但他們相信我,而那是最重要的。他們告訴我,如果這真的是我想做的,我就必須更認真地去做,早些搬去巴黎,準備這個那個......在巴黎找到第一份實習工作的時候,我連15歲都不到,于是,他們安排我在朋友家居住。待我稍長大些,他們就讓我獨自生活,因為我不會做那些愚蠢的事情。好......其實我也犯過些愚蠢的小錯誤,但從來不曾闖下什么大禍。他們支持我的方式,就是給予我足夠多的自由,信賴我的決定。

  MW: 在1980年代后期搬去巴黎會是多么激動人心!突然沉浸在那樣的氛圍中!你當時在為Jean Paul Gaultier工作,對嗎?你印象中,那是怎樣的一個年代呢?

  NG:在Jean Paul工作的時候,我已17歲了。此前,我早就在Agnès b.、Corinne Cobson,以及一些其他品牌實習過。這段經歷很是奇幻,因為當時我還在小鎮上學—乘火車距離巴黎大約有300公里,非常遠。那時的生活被切作兩段,周一到周五我在小鎮里認真上學,周末和假期則是在巴黎努力工作,然后則與Grace Jones這樣的人物一起瘋狂玩樂。生活嚴重兩極分化,也精彩無比。這便是1980年代,工作不斷挑戰我的極限,但我如此熱愛它,因為這是我的夢想。

  MW: 那是時裝業的一個奇妙年代。你覺得這些年來,行業里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NG:全球化。這是件極好的事情。曾經,人們以為巴黎就是時裝圈的中心:無論你來自法國還是其他國家,來巴黎才是對的選擇。而現在,一切規則仿若已經爆炸、重建,你必須迅速調整,面向全世界。你需要找到統一的主題,讓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輕松地理解你在做什么。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變化—表述的廣度與受眾的多元化。另一個大的變化是數字通訊:信息傳播的速度、提議出現的速度......有時,時裝圈有著那么多的不同命題,人們很容易被搞得暈頭轉向。而在我成長起來的年代,時裝業被認作是異界。但今天,它變成了流行文化的一部分—那么多人都想成為其中的一員。

  MW: 真的行得通嗎?時裝業向來具有排他性,要么正應景,要么落了流行,或者酷,或者完全不酷......總非黑即白,要小心把控。

  NG:確實,并且有時你很難定義對和錯的界線。但我堅信,時裝圈的排他年代已經過去。今時今日,個體才是關鍵。普羅大眾可以自由去混搭、去評論、去欣賞、去愛抑或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穿搭邏輯。我很欣賞激進派的設計師—比如象征著一個完全不同時代的Cristóbal Balenciaga,又或者是完全活在自己小世界里的Azzedine Alaa—但處于我現在的位置,為Louis Vuitton這般的品牌工作,如果我要做那樣的設計,就顯得不合時宜。當你打著自己的名號,當然可以憑著個人喜好做抉擇。但在Louis Vuitton這樣的公司里,包容性就極為重要。

  MW: 能不能和我們分享下你創作的步驟,一般都是從概念出發,還是從工藝、面料這些更實際的角度出發?

  NG:我喜歡混合體,出乎意料的組合,使設計變得更個人、更豐富、更有趣。去搜集不同靈感、不同事物。從與時裝相關的圖像、面料小樣、色彩、體量,到日常生活用具,會占據我設計過程很大一部分。但這些須是連貫的,傳達著相同的信息。某天,你會發現,你所搜羅的這些東西之間漸漸產生了一個共通點。那個共通點,就是你,你對它們的理解。

  MW: 你已為Louis Vuitton做了6個系列,這過程中你是否已經提煉出品牌精髓?或仍然在摸索?你的理解中,Louis Vuitton女性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NG:在我新上任時,面對的一個大議題就是,Louis Vuitton女性是否應該有同一個形象、特征,而我很快否決了這個提議。這個群體應該是復數的、多樣性的。當然,她們享有共性:比如認同品牌傳承中極力發揚的旅行的生活方式—更準確地說,是到處行走。這個品牌很都市化,又與運動裝相關聯。而我,為這一切元素的交融演繹,加入了一項清晰的創新—我們不再懼怕科技,我們不再遲疑是否革新材料,我們大膽將Louis Vuitton的傳統與反映當下的全新事物結合起來—無論是材質、構建方法,抑或將一件衣服轉變成你聞所未聞的模樣。這些,就是Louis Vuitton女性賦予我們的啟發。

  MW:很多人會忽略,Louis Vuitton成衣系列的歷史其實并不悠久:1997年,Marc Jacobs做出首個系列。在一個像Louis Vuitton這樣品牌調性早已被奠定、產品門類如此豐富的公司中,仍具有試驗或顛覆的創作空間嗎?

  NG:我們仍在成長。Marc在他的任期中呈現了許多杰出的成果,他為我們的成衣系列確立了調性。當然,Louis Vuitton的成衣系列也許不如皮革制品或其他品類那么為大家所熟識,但這就是我加入的原因。Bernard和Delphine Arnault有著清晰視野:他們希望我創造一個強有力的鏈接,確保品質及價值的前提下,以成衣系列驅動整間公司。而這也是為什么,從第一季開始,我就提出要包攬女性的整個衣櫥。公司必須明白,我們要全力以赴變得更時尚,但不是那種可笑的、六個月后被丟棄在垃圾箱里或藏到衣櫥的時尚。對Louis Vuitton來說,延續性很重要,當然創造標志性的新設計、提出嶄新的主張同樣重要。我仍然在建立自己的審美系統,在尋找自己的位置,但棕櫚泉的那場秀之后,我找到了安全區域,而我的審美體系也被大家所認可。這一切的關鍵—是時間,尤其Louis Vuitton擁有著如此龐大的銷售體系。坦白說,此刻我真希望被更多人關注。這是我的黃金年代。

  MW: 要被更多人關注,自己就要相應地更活躍更高調。身在這一位置,你所受到的公眾關注度顯然比此前要高很多,是否自如?

  NG:在最初和Louis Vuitton探討合作可能性的時候,他們就聽聞過我低調挑剔的行事風格。就像Balenciaga向來以神秘著稱,保持神秘也就成為了我工作的一部分。所以當Louis Vuitton直言希望我更多地走到幕前,我欣然應允了,因為我早就準備好了。當然,個人生活,我仍然很低調,也不愿暴露太多。

  MW: 對于那些正開啟時裝之路的年輕設計師,你有怎樣的建議?

  NG:你要充滿熱情,要無條件地去熱愛這個事業。時裝是生活的棱鏡,是吸納一切的漩渦。你置身其中感受這一切,然后,要跳脫這五光十色的世界,把所有的體驗化作設計。人們以為設計師只需要躲在自己的城堡里,而無須插手其他方方面面,但其實上述這些,他們都需要關注。當然,這并不意味著你就必須順從,有時你要堅持自己的想法——但你總能夠從這些信息中,挑出具備建設性、啟發性的建議和評論,將其融入自己的風格——年輕設計師必須抱有開放的心態,尤其在當下。

版權所有:廣州威億達皮革 粵ICP備14089086號

Add:13 Square Rd.Sthiling(Intemational)Leather Transation Centrum Guangzhou City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Tel:020-86923328 Fax:020-86923368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u id="lydmt"></u>
    <object id="lydmt"></object>

      <thead id="lydmt"><option id="lydmt"></option></thead>

        <thead id="lydmt"><option id="lydmt"></option></thead>